程是个老橙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不吃你,真哒!(6)(狐兔)高浓度欧欧西预警!

 大概属于作者有话说:emmm……今天好短小……因为没有脑洞啦……可是即使我短小,辣鸡,冷文也没人会打我呀~略略略~/顶锅盖跑……



  “瞎说什么,快呸呸呸!”等在一旁全程听的仔细的江厌离听见伸出小白手在狐狸澄鼻子上轻轻拍了一下,嗔怪道:“发什么毒誓,还教父亲见证,你既然喜欢,直接问问父亲先订婚好啦!”
  “订婚?辣是什么?”猫咪羡抬头问。
  “emmmm……就是……”小女娃娃面上僵硬了一下,马上想起来,接着道:“就是把结婚提前定下来,等到合适的时候就一直在一起啦~”
  “噢——”两小只恍然大雾的猛点头,为了掩盖自己并没有听懂,俩都是一副很明白明白的不得了的样子。
  于是娃娃离对自己的表达能力很欣慰。
  看透了一切的娃娃情小姐姐和娃娃离交换了一个颇具深意的小表情(见滑稽)齐齐将小脸转向江大窝主,请他定夺。
  江大窝主玩心大起,并且为了掩盖自己早就极其草率的认同了这桩婚事,郑重其事的点头:“好吧!看在你们如此伉俪情深,我就破例允下了!”
  兔子宁: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无聊想有小朋友一起玩……
  “阿姐……炕里情深是什么?”两家的娃娃傻呆呆的问。
  “就是……坐在炕上很开心的一起玩呀~”两家的姐姐肥肠机智的回答。

   所以说江大窝主就是个逗比吧……

不吃你,真哒!(5)

  温情瞅着一脸决然的小狐狸,冷笑:“哼,信了你们狐狸才有鬼呢!到时候你长大了玩腻了把我弟弟仍在一边不管,我找谁哭去!?”
  小兔子耷拉着脑袋,心想阿姐一定是不喜欢自己和阿澄一起玩才说这样的话,蔫吧着不知道说什么劝劝比较好,几次张嘴都被温情用小手偷偷按回去,小爪子一扣一扣,在温情浆洗的发白的外袍上抓出几个小小的线头来。
  温情小小的心思里也在盘算。
  他们从家族跑出来,没有银两也没有灵石,姐弟俩靠卖山上采来的草药和自己捉的猎物过活,已经过了三次十个爪指头数不过来的日子了……
  傻弟弟还小,也没有锋利的爪牙,跟着自己,恐怕根本长不大……自己如果偷偷回到家族继续学习也许还有出路出人头地,可是弟弟不行,带着傻弟弟的话……她怕他第二天就被煮成一锅汤!所以说……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傻弟弟跟这个狐狸定亲,好吃香喝辣,而自己的目的,就是要到更多的好处就给傻弟弟!
  真是的,阿娘是什么不好……偏偏是玉兔族,长大了是很厉害,可是幼崽期弱的一批啊好不好!哼唧!
  那头狐狸澄也在思考,怎么能把兔子宁留下?一看着这个女孩子凶巴巴的样子,她肯定对阿宁不好,不知道会不会打兔子骂兔子,不给兔子饭饭吃?
  想到这里,狐狸澄一阵后怕——还好这兔子被我捡到,不然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
  狐狸澄一下子坚定了信念,信誓旦旦拍着胸脯对自家老爹发誓:“父亲大人作证,我江澄这辈子一定对阿宁好,不然魏婴就被狗追!”
  猫咪羡闻言使出吃奶的劲偷偷给了这狐狸一脚。
  狐狸澄纠正:“否则我天打雷劈,魏婴给狗咬!”
 

猫咪羡:mmp的为毛你发誓还要带上我的喵!?

不吃你,真哒!(4)/狐兔

   懵逼的娃娃们能想到的办法自然就剩下找大人一个,这时候的江澄和魏婴虽然主意也不少,调皮的时候几乎能把房盖儿掀个底儿掉,不过毕竟是两个孩子,或者说,人形都变不出来的……幼崽。
   幼崽澄:mmp
   最终一向乖顺的江.小大人.厌离拍板定案:“去把这件事告诉父亲,请父亲大人定夺吧!这毕竟是别人家的小孩儿,叫他家里人担心就不好了。”
   弟弟澄和弟弟羡自然点头如捣蒜,用刚才的话说:他俩毕竟都还是个崽儿……
  于是狐狸澄就这么华丽丽的会见了未来万分难搞护犊子成性的大姨子温情小姐姐。

温情:“臭狐狸酷爱放下姐的弟弟!!!”

  小姑娘一个箭步滑到狐狸澄面前夺下小兔子在怀里护好,充满敌意的眼神把屋子里几个活物都扫了一遍,最后落到狐狸澄身上,狐狸澄被盯的一激灵,想他作为云梦江氏唯一的少爷,谁见了不是恭恭敬敬叫一声江少爷,哪曾受过这样厌恶的瞪视,小家伙一下子又是气又是怂,皱起小眉头虚张声势:“凭,凭什么!他已经答应当我媳妇儿了!不能给你!”
  温情愣低头问:“小兔崽子你做了人家媳妇儿了?”
  “唔?”兔子宁仔细回忆了一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满的是小星星:“是哒!阿澄说一直对阿宁好,还说绝对不欺负阿宁~”
  “真的?”温情也皱了小眉头,将信将疑:“狐狸可都是很会骗人的,你确定他没骗你?”
  “才没有呢!!!”狐狸澄感觉自己的狐格受到了质疑,炸着毛叫道:“我江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娶定他了!”

澄:我娶定他了!
情:老娘不答应!

不吃你,真哒!(3)(澄宁狐兔)大半夜被一波波刀子插的心碎,我要甜死我寄几……

   狐狸澄吼完自己先懵了。
   等等……我说了什么!?
   什么媳妇儿谁媳妇儿谁是我媳妇儿???
   猫咪羡:哎嘿~不知羞~
   啊啊啊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那个……不是……”狐狸澄突然感觉自己口渴难耐,想喝点水什么的……
   “唔?什么媳妇儿?阿澄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十来岁的女娃娃听见喊声推门而入。
   面对着闻声而来的江厌离,狐狸澄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厢兔子宁已经是一歪头,软软的唤了一声漂酿姐姐,萌的江师姐把小家伙搂在怀里亲了又亲,旁若无人。
   所以说卖萌也是一种境界,卖萌可以让人忘记刚才想说什么想问什么,顺便刷一波存在感……尤其是无意识的那种。
   这一点兔子宁显然无师自通。
   狐狸澄不开心,狐狸澄很无奈,狐狸澄表示我还没亲到阿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唉?这可爱的小家伙是谁家的孩子?”亲完了,师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呀……谁家的?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阿宁是阿姐家哒!”兔子宁欢快的举爪回答问题。
   “噢——阿姐家的……”众人恍然大悟状
   可是……谁是他阿姐……
   “对呀!阿姐家哒……唔……阿宁晚上没回家,阿姐会担心的……”小兔子自说自话,一会儿又自己哭唧唧起来:“呜哇肿么办……QAQ阿姐会不会打阿宁的屁屁……QAQ阿宁想回家了……”
   猫咪羡一脸懵逼:“江澄,这个兔子你从哪里带回来的?没和他家人说喵!?”
   “没有……我在草地上抓耗子捡的……”狐狸澄埋头,突然觉得自己罪恶了……

  猫咪羡:你丫的又不是猫抓个什么耗子你怕不是有病病喔——

   师姐把小兔子搂在怀里,柔声安抚了几句才问:“那阿宁家在哪里呀?姐姐送阿宁回家好不好?”
   兔子宁大眼睛忽闪忽闪,三瓣嘴动了动,道:“阿宁家在……在……在家!……QAQ阿宁第一次离开家!”
   狐狸澄觉得自己更罪恶了……
这边几个娃娃懵逼着,另一边也有个娃娃,正急的跳脚,正是我们的温情小姐姐。
   温情的天分无疑是很高的,已经可以化作人形,正是个半大丫头样子,十来岁,一双说不出与兔子宁哪里相似但就是有些相似的娇美杏眸怒瞪江大窝主(江枫眠),风风火火的娇斥一声:“你们狐狸都是不讲理的吗?快把我弟弟还来!”
   江大窝主开始还对这个突然造访的小姑娘略有不忿,听见‘弟弟’和‘交出来’两个词二,顿时明白了,感情儿子给自己找个男儿媳妇儿……可好,这下三娘子可不把自己耳朵吼掉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大家大概……
温宁:银狐兔幼崽
江澄:白狐幼崽
魏婴:孟买猫幼崽
蓝湛:白鹤雏鸟(未出场)
江厌离:紫蜘蛛幼虫(已化人形)(放心师姐不是大虫子!!!)
温情:朱鹭雏鸟(已化人形)
温苑:白鹭……蛋……(未出场)
江枫眠:七尾大狐妖

大概就这样……

不吃你,真哒(2)

   关好门,狐狸澄忽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那啥,阿宁,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我爹说了,公母授受不亲!”
   “手手不亲?那阿宁不碰你的手就行了呗,何况,你是狐狸,并没有手呀,你的是爪子~”兔子宁人立起来,给狐狸澄瞅了一眼自己的小撇儿:“而且阿宁是公兔砸,没事儿哒~”
   授受原来就是手手么……狐狸澄陷入深沉的思考,以至于在小兔子展示茶壶嘴儿的时候没能捂住眼睛。
   感情好,看光了,得对人家负责了……狐狸澄欲哭无泪。
   兔子宁表示自己还是个崽,折腾了一天要睡了。
   然后,然后啪叽一声……就睡着了……
   狐狸澄寻思寻思,把小兔子捡尸到自己床上搂着睡了。艾玛软乎乎的好萌啊不行了……
   睡着睡着,狐狸澄做了一个梦,梦见莲花窝里的莲花池,他和兔子宁坐在小船上,兔子宁的三瓣嘴一动一动的在嚼一朵莲花儿,鬼使神差的,狐狸澄就问:“阿宁,我想讨你做媳妇儿,你愿不愿意啊?”
  “阿宁……做媳妇儿……吧唧吧唧……”
   众所周知,做梦,一般都是在醒来之前一小会儿才会有的事儿。
   于是狐狸澄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兔子宁软乎乎的小眼神儿,声音软乎乎的道:“阿澄,媳妇儿是什么?”
   狐狸澄迷迷糊糊:“就是要一直对他好……不能不听他的……还有要一直在一起吧……”
   “真哒?”兔子宁欢快起来:“阿宁愿意!”
然后……
   然后狐狸澄翻个身,把兔子宁当枕头压住继续睡了。
   兔子宁:wtf!?
   猫咪羡从师姐房里回来,表示他什么都看见了……不过现在不是纠结那个的时候……
   “江澄!你快起来那兔子要被你压扁了!”猫咪羡拼死累活儿的把睡死的狐狸澄从兔子宁身上扒拉下来。
   救兔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猫咪羡感觉有一种名为自豪的情感油然而生。
   然后狐狸澄就醒了。
   就看见猫咪羡用双爪穿过腋下的那种抱法抱着他媳妇儿……
   “啊啊啊魏婴你酷爱把我媳妇儿放下不然我叫狗咬你!!!”

兔子饼.宁: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不吃你,真哒!【澄宁】


狐兔/
【先弯为敬】
突然脑洞/狐狸澄×兔子宁

   很久很久以前,在狐狸澄还不能化成人形的时候,曾经遇到一只兔子,灰毛儿,油光水滑的,就是有点瘦。
   于是狐狸澄把他吐了出来,带回老家莲花窝,拿给了窝主,也就是他的父亲江枫眠。
   江枫眠看这兔子挺可爱,大手一挥,同意了这门亲事。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哦……wtf亲事!?小小的狐狸澄有点懵逼,带回来的食物就这么成了媳妇!?劳资才啃了一口啊喂!虽然瘦了点但是还可以吃吃!不要浪费食物啊父亲!!!而且那兔子是公是母还不知道呢,万一是公的呢!?就算是公的那万一化成人形不好看呢!?就算人形好看那万一性格不好呢!?
   纠结了半宿,狐狸澄决定连夜把那只倒霉兔子消灭进肚子,好悔婚!
   朔月高悬,江澄摸着黑钻进了关押他未来压寨夫人的柴房。
   他张开血盆大口(bushi)然后被那兔子亮晶晶怯生生的眼神给正中红心……
   握草食物太萌了舍不得吃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狐狸澄哑巴砸吧嘴,瞅着似乎即将哭出来的小灰兔砸,有点心软了:“你别害怕,我不吃你了,和我说说你叫什么名儿,我不吃你!”
   小灰兔儿动动耳朵:“真哒?”
   “真,真哒!”
   “那……我,我叫阿宁……你呢?”
   “我姓江,我叫江澄,对了,你不怕狗  吧?”
   “狗?狗吃兔子吗?”兔子宁歪头的小模样可爱的不行,狐狸澄忍不住伸爪子摸了一把,倒是吓得兔子宁一激灵,反应过来只是摸摸自己之后,才放松下来。
   艾玛这小样儿太萌了好想咬一口……狐狸澄和自己做了一会子斗争,道:“狗很好的,不吃兔子的(应该大概可能差不多……反正我没见过)!”
   “那,那阿宁不怕狗,不吃兔子的都是好妖~”兔子宁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漂亮的要命。
   狐狸澄已经不知道今天自己是第几次被击中萌点了,回身刚想叫人就发现这深更半夜的根本没人,于是亲力亲为的把兔子宁抗回了房间。
   猫咪羡瞅着他俩,把铺盖卷吧卷吧就跑到自家师姐房里去求宠爱了。
   这还是狐狸澄头一回这么喜欢这个抢他爹抢他姐姐的小子。

猫咪羡:mmp你还是别喜欢我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