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是个老橙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祥林嫂jpg./不知道有没有人写了

“我真傻,真的,”傅蓉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青仔在村里的时候姑娘们在大城市里没有青吸,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在贴吧上发过了青仔的靓照后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叫我们的阿青蹲在地里拔萝卜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掏米,米下了锅,要炒萝卜。我叫阿青,没有应,出去门口看,只见土河车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青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马村长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王道长门前,看见门把手上桂着一件他的衬衫。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王也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王也床上,肾里那点东西估计都交代了,一屋子的味道,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 她接着只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评论(38)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