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子老了不好吃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有花堪折直须折(不要脸回来填坑,死猪不怕开水烫)

【澄宁澄,原因是我写着写着发现宁宁好攻……不怪我,怪世界对他们太不好了!】
〈柒〉
  温大夫终于等到了自己的茶,道了声多谢便接过用指尖捏着,吹了吹啜一口,满足的眯眼,好像方才讲故事情绪激动的人不是他一般,迅速从愤懑的心绪里脱出身来,徒留阿苑为故事里的温宁不平半晌。
  温大夫有自己的节奏,所以他停下来,等待阿苑情绪平复。
  其实温大夫如今再仔细回忆起来那段往事,除了温晁的部分能让他客观的评价几句,当初经历时的那些刻骨铭心的痛,如今也只是些可以当故事来讲的不算太有趣的回忆了。
  所以他接着讲下去,讲到阿苑不耐烦听他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为止就是。
  温晁早就觉得温宁无趣,唯唯诺诺的一点意思也没有,挑不出毛病来就没得看他明明不满、气愤、恨不能杀了他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啧啧啧,没意思!
  所以温晁又重新掂起了那一帘银针,丢给身后的侍卫:“这个有点意思,回去能扎着玩——就赠与本公子吧。”
  其实这种精致的银针温宁还有很多,虽然肉疼,但是温晁完全不识货,还当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温宁抿嘴,低头掩盖了表情拱手称是。
  女人一瞧温晁没乐子可看,马上不乐意了,捏起甜到发腻的嗓音抱着温晁的手臂撒娇:“温公子~人家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寒酸的地方嘛~空气里都是苦药味儿这么难闻,人家的皮肤都变干了~”
  什么苦药味这明明是药香啊……温宁忍不住走神了,在心里为自己的药辩解。
  “这还不容易?”
  温宁听到温晁这样说。
  温宁看到温晁挥了挥手。
  几个侍卫立刻会意,一人抽两个装满药草的木匣就往外倒。
  温宁扑上去阻止,然后被推到在地,再扑上去,第二次那个聒噪的女人立即给了他一巴掌:“温公子可是为了你好帮你清新空气,你可别不知好歹!”
  温宁捂着脸张口结舌的样子特别傻,可是他弄不明白为什么温晁莫名其妙的就发难,而倒掉珍贵的草药会是帮他。
  他似乎隐约感觉到,一味的退让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他别无他法,控制不了自己想后退的脚和结巴的舌头。
  温宁,犹如戏园子里做出夸张动作,引人发笑的丑角儿。
  温晁看见这表情就顺气,终于放过温宁,把医馆后堂的门一扇一扇推开看,最后相中了温宁和江澄一起睡了月余的床榻,搂着女人细腰进去,几个侍卫拿了温晁的赏钱,自己去找了住处,温宁坐在前堂的椅子上,不知所措的抓头。
  温大夫理了理思路,突然觉得自己给阿苑讲这些东西充斥着无病呻吟的味道——都过去了,为什么还在执着呢?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