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子老了不好吃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有花堪折直须折〉澄宁澄/也许互攻

〈肆〉
  温大夫说到这里,抬手揉了揉眉心,叹了一声造化弄人。
  阿苑也想,这世上哪有这么戏剧化的事儿?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温大夫的眼神偏向窗口一枝探进屋来的桃花,神色柔和一如往常,却好像多了些什么。
  少年在秋风里冻的发抖,声音嘶哑,眼窝下陷,凌厉漂亮的眼里除了上次见时留下的骄傲与叛逆,还多了愤怒与屈辱。
  他抓住温宁的领子,紧紧盯着这个自己给予了生命中大半信任的人,紧握的拳头几次抬起,终究没有挥落,僵持了良久,放手,再没说什么,掩饰着情绪转身欲逃。
  但江澄还是被让进了屋,温宁给他倒茶,压下惊慌问他怎么了。
  江澄只抱着头蹲在地上不说话,把自己团成一团,衣服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能明显看得出棉袍很薄,料子也不好。
  温宁想拉他起来,却又不敢动他,只能试探着给他拍拍背。
  江澄却猛然拉住他袖口压抑着呜咽了。
  他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半跪下来抱他,让他安静的呆着。
  “温宁,我……我回不了家了!!!”
  他把头抵在他胸口,双手环过少年瘦削的身子,拼命抓住他背后的衣料。
  “——能找的人我都找过了!!!江家是出事了可是……为什么……凭什么都不见我……受了我江家恩惠的时候怎么不……凭什么啊!!!”
  “妈/的……凭什么……”
  有那么一刻,温宁觉得自己能一辈子记得江澄这样哭着窝在他怀里嘶吼,仿佛他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从来没有人注意到的,暗自野草般生长着的温宁,是江澄最后的救命稻草。
  那一刻,温宁感到有什么在心底生根发芽,霎那间便满溢了整颗心脏。
  心疼,辛酸,在心底磨蹭,柔软的一塌糊涂……
  不一样了……
  或许……早就不一样了。
  所以这次温宁想告诉他,想抓住他。
  “阿澄,温宁见你了。”
  “阿澄……温宁在这里,温宁,尽全力帮你……”
  “出了什么事,和温宁说。”
  那是温宁第一次如此亲昵的唤他。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