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是个老橙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有花堪折直须折】(1)澄宁澄新坑一个,小学生文笔慎入~ 大

   大概是个设定……各大家族都有,只是不一定出不出现,没有灵力内力什么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亿万众生之一,架空,朝代什么的不存在……

   又是一年春,夷陵的花儿落了又开,思念的人却未曾去了又来。
  桃花颤颤巍巍的终是开满枝头,热热闹闹的,没了人气儿吧却也冷冷清清。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男人捧着杯渐渐冷去的好茶,嘴里喃喃着平民百姓似乎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的古老诗词。
  夷陵人都知道,京木巷里有家医馆颇负盛名,几年前来的坐诊大夫姓温,人也如名字般温吞的很。
  大夫人至中年,一袭白衣,眉目清俊宛若青年,黑白分明的眼里平白带了沧桑,好像藏了种种悲凉;却又清澈见底,好像超脱尘世的仙人,什么也没藏,什么也不想。
  大夫有个小徒弟阿苑,据说算是半个亲戚,阿苑十六七岁,医术不算精湛,倒是将温大夫那温吞性子学去不少,小大人似的,平日里也都是一副淡然出尘的样子,从没见过跟巷子里差不多大的毛头小子们疯跑。
  不过毕竟是孩子,他也是多少有些好奇心的。
  “小叔叔,你以前……是哪里人啊?”阿苑迟疑着开口。
  “我?”温大夫抬头,一双眼好似那上等的黑玉,一如主人般温润的视线飘到少年脸上,终是淡淡的笑了:“岐山人,岐山温氏,你可听过?”
  少年瞪大了眼,声音不由自主的就拔高了几度:“自然知道!那,我们现在的温姓就是……岐山温氏的温咯!?”
  “自然是咯——”温大夫掌不住又笑了出来,学着少年的语气打趣他。
  少年窘迫的微微涨红了脸:“那,小叔叔以前的事,可否给小侄讲讲?我都不知道小叔叔以前的故事呢!”
  “……我以前?”温大夫似乎静默了一瞬,笑了笑:“我以前啊……”

  “那是一个二十年前的故事了……你既然有兴趣一听,我便讲讲也无妨……反正,也不算多有趣的故事。”

  二十年前,温大夫十六,和阿苑一样的年纪,风华正茂。
  那时候他还不是温大夫,而是岐山温氏的一个默默无闻的透明人少爷温宁。

  左右没人注意,他便随有鬼医之名的姐姐四处行医救人,学得一手妙手回春的好本领,只可惜人生来腼腆,便只是给姐姐打打下手,偶尔诊诊风寒一类小病,日子过的也能算上逍遥。
  那天月亮似乎特别的圆,洒下的清辉足足充盈了少年接下来的整个人生,只不过个中冷暖,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那天,他捡到了一个人。
  那人浑身是伤,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吊着口气不肯去那九泉之下的阴司,好像老天算准了少年的心思,就合该温宁救他。
 
  温家姐姐医术精湛,人也善良不过性子急躁,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和弟弟是两个极端。
  温宁想了想,没去麻烦姐姐,费了好大劲儿把人搬进自己房里,偷拿了些药材给他处理伤口,无意间,就瞥见了那人腰间的九瓣莲玉佩,极品的紫玉,没有一丝杂质,晶莹剔透。
  好看的紧。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