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是个老橙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不吃你,真哒!(3)(澄宁狐兔)大半夜被一波波刀子插的心碎,我要甜死我寄几……

   狐狸澄吼完自己先懵了。
   等等……我说了什么!?
   什么媳妇儿谁媳妇儿谁是我媳妇儿???
   猫咪羡:哎嘿~不知羞~
   啊啊啊我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那个……不是……”狐狸澄突然感觉自己口渴难耐,想喝点水什么的……
   “唔?什么媳妇儿?阿澄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吗?”十来岁的女娃娃听见喊声推门而入。
   面对着闻声而来的江厌离,狐狸澄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厢兔子宁已经是一歪头,软软的唤了一声漂酿姐姐,萌的江师姐把小家伙搂在怀里亲了又亲,旁若无人。
   所以说卖萌也是一种境界,卖萌可以让人忘记刚才想说什么想问什么,顺便刷一波存在感……尤其是无意识的那种。
   这一点兔子宁显然无师自通。
   狐狸澄不开心,狐狸澄很无奈,狐狸澄表示我还没亲到阿姐你是怎么做到的……
   “唉?这可爱的小家伙是谁家的孩子?”亲完了,师姐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对呀……谁家的?
   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段诡异的沉默……
  “阿宁是阿姐家哒!”兔子宁欢快的举爪回答问题。
   “噢——阿姐家的……”众人恍然大悟状
   可是……谁是他阿姐……
   “对呀!阿姐家哒……唔……阿宁晚上没回家,阿姐会担心的……”小兔子自说自话,一会儿又自己哭唧唧起来:“呜哇肿么办……QAQ阿姐会不会打阿宁的屁屁……QAQ阿宁想回家了……”
   猫咪羡一脸懵逼:“江澄,这个兔子你从哪里带回来的?没和他家人说喵!?”
   “没有……我在草地上抓耗子捡的……”狐狸澄埋头,突然觉得自己罪恶了……

  猫咪羡:你丫的又不是猫抓个什么耗子你怕不是有病病喔——

   师姐把小兔子搂在怀里,柔声安抚了几句才问:“那阿宁家在哪里呀?姐姐送阿宁回家好不好?”
   兔子宁大眼睛忽闪忽闪,三瓣嘴动了动,道:“阿宁家在……在……在家!……QAQ阿宁第一次离开家!”
   狐狸澄觉得自己更罪恶了……
这边几个娃娃懵逼着,另一边也有个娃娃,正急的跳脚,正是我们的温情小姐姐。
   温情的天分无疑是很高的,已经可以化作人形,正是个半大丫头样子,十来岁,一双说不出与兔子宁哪里相似但就是有些相似的娇美杏眸怒瞪江大窝主(江枫眠),风风火火的娇斥一声:“你们狐狸都是不讲理的吗?快把我弟弟还来!”
   江大窝主开始还对这个突然造访的小姑娘略有不忿,听见‘弟弟’和‘交出来’两个词二,顿时明白了,感情儿子给自己找个男儿媳妇儿……可好,这下三娘子可不把自己耳朵吼掉了……
   唉……自作孽,不可活啊……

大家大概……
温宁:银狐兔幼崽
江澄:白狐幼崽
魏婴:孟买猫幼崽
蓝湛:白鹤雏鸟(未出场)
江厌离:紫蜘蛛幼虫(已化人形)(放心师姐不是大虫子!!!)
温情:朱鹭雏鸟(已化人形)
温苑:白鹭……蛋……(未出场)
江枫眠:七尾大狐妖

大概就这样……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