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子老了不好吃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不吃你,真哒(2)

   关好门,狐狸澄忽然想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那啥,阿宁,你是公的还是母的啊?我爹说了,公母授受不亲!”
   “手手不亲?那阿宁不碰你的手就行了呗,何况,你是狐狸,并没有手呀,你的是爪子~”兔子宁人立起来,给狐狸澄瞅了一眼自己的小撇儿:“而且阿宁是公兔砸,没事儿哒~”
   授受原来就是手手么……狐狸澄陷入深沉的思考,以至于在小兔子展示茶壶嘴儿的时候没能捂住眼睛。
   感情好,看光了,得对人家负责了……狐狸澄欲哭无泪。
   兔子宁表示自己还是个崽,折腾了一天要睡了。
   然后,然后啪叽一声……就睡着了……
   狐狸澄寻思寻思,把小兔子捡尸到自己床上搂着睡了。艾玛软乎乎的好萌啊不行了……
   睡着睡着,狐狸澄做了一个梦,梦见莲花窝里的莲花池,他和兔子宁坐在小船上,兔子宁的三瓣嘴一动一动的在嚼一朵莲花儿,鬼使神差的,狐狸澄就问:“阿宁,我想讨你做媳妇儿,你愿不愿意啊?”
  “阿宁……做媳妇儿……吧唧吧唧……”
   众所周知,做梦,一般都是在醒来之前一小会儿才会有的事儿。
   于是狐狸澄一睁眼,看见的就是兔子宁软乎乎的小眼神儿,声音软乎乎的道:“阿澄,媳妇儿是什么?”
   狐狸澄迷迷糊糊:“就是要一直对他好……不能不听他的……还有要一直在一起吧……”
   “真哒?”兔子宁欢快起来:“阿宁愿意!”
然后……
   然后狐狸澄翻个身,把兔子宁当枕头压住继续睡了。
   兔子宁:wtf!?
   猫咪羡从师姐房里回来,表示他什么都看见了……不过现在不是纠结那个的时候……
   “江澄!你快起来那兔子要被你压扁了!”猫咪羡拼死累活儿的把睡死的狐狸澄从兔子宁身上扒拉下来。
   救兔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猫咪羡感觉有一种名为自豪的情感油然而生。
   然后狐狸澄就醒了。
   就看见猫咪羡用双爪穿过腋下的那种抱法抱着他媳妇儿……
   “啊啊啊魏婴你酷爱把我媳妇儿放下不然我叫狗咬你!!!”

兔子饼.宁: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