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程集训中

悄悄关注悄悄吃粮

唱见演戏闻所未闻

宁澄宁论坛体/

明星pa

我流强宁注意避雷

欧欧西属于我原著属于秀秀

晚上八点下课,更新会很晚(绝对会鸽但是我努力写完),宝贝儿们千万不要等我(虽然可能压根儿没人……)!早睡早起身体好!


……

……

233L

啊啊啊啊我暴毙!!!宁宁第一次接戏就来这么高难度的嘛!谁说他性格懦弱的快给我看看这集!

234L楼主

安详去世,妄想症吗!?这是什么神仙设定啦我吹爆!

235L

啊……楼主也变成吹宁女孩了吗~欣慰~

236L

我看不到啊嘤嘤嘤!穷人还沉浸在宁宁那句“我叫琼林”里,一句自我介绍怎么就说的这么带感!!!

237L

同是天涯穷逼人抱团取暖,没有大佬来文字描述一下让我们想象的吗噫噫唔噫!

238L楼主

既然你们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本楼主就大发慈悲……咳咳,昨天不是播到琼林自我介绍就该死的掐断了吗,今天就用一段小回忆承接了一下,从吴羡问琼林为什么被捆在床上开始。

吴羡装作精神失常的时候脸上涂着个吊死鬼妆嘛,这会儿又开始往自己脸上涂涂抹抹的,真有一种神经兮兮的感觉。

琼林就一直用那种亮晶晶的眼神盯着他,说如果不捆着的话就没办法睡觉,有人会趁他睡着的时候在走廊里乱跑。

“不过没关系,只要我醒着,就不会有人伤害您。”琼林颠三倒四的说着,还礼貌的朝着吴羡微笑。

吴羡画好了他的吊死鬼妆,就来吭哧吭哧的解琼林身上的皮带和拘束衣:“我看你没有哪里像是有病嘛,比我还正常,而且你不是醒着吗,就不想下床遛遛弯什么的?”

“您不想让我从窗子跳出去,或者去厨房偷一把刀子去看看其他病人的皮肤到底是什么材质的吗?”

239L

对对对!就是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琼林一直以为‘吴羡’是并不存在的,自己只是和幻想中的人物在进行一场可有可无的对话……

240L楼主

琼林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吴羡的衣角,然后触电般的猛的缩回了手,然后又向吴羡很抱歉的笑了一下说:“我很久没在晚上看到真的人了……”

啊!!!那个微微皱眉的小表情!!!小鹿一样的眼神!!!

熏疼!_(´ཀ`」 ∠)__

241L

这台词……似乎隐情很多啊……难道琼林是人格分裂症患者吗……

242L

楼上好见解,我也这么觉得……所以说不愧是聂导亲自操刀的本子吗!才看了六集就挖这么大坑,感觉有什么惊天大阴谋!

……

……

……

356L

呜呜呜!小天使时隔一个多月终于又发微博了!上次还是转发了一下《夷陵探案录》的官宣吧?

357L

宁宁这是?

358L楼主

我的MA呀……有不能看微博的大婊贝儿吗,朕截图给你们看看

359L

宁宁和江总的合照!???

360L

宁宁身上的是……剧里的蓝白条病号服?江总白大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好帅!!!舔两口江总傲娇的小表情!!!

361L

江总的美丽白大褂和无框眼睛啧啧啧——

362L

斯文败类,不错不错,就是宁宁的配字信息量略大呀,[鬼将温宁V:荣幸之至!!!]是什么意思???就发四个字让咱怎么猜???还有后面兴奋的三个小叹号???摸不着脑袋jpg.(*°ー°)v

363L楼主

姑娘们,这个要结合一下江总微博

图一jpg.[江澄V:没想到演技很不错嘛,搭戏很舒服,希望今后还能继续合作。/@

鬼将温宁V/]

364L

江总夸人了???wtf???沃特责法克儿???

365L

澄粉陷入惊慌……你宁真的这么流批???

366L

真的这么流批,《夷陵》更新了,劝这位澄粉看一眼,澄宁医生病人互动爆炸

367L

刚用威挨批看完,宁的演技绝对童叟无欺!!!路转粉!!!

368L楼主

安详去世,不愧是聂导,半夜三更起来不会惊动任何人这种事情果然是不实际的,这不,医生跟来了吧~

369L

呵,万恶的资本主义

呵,女人

呵,呜呜呜好心人给穷人描述一下呀!!!

370L楼主

揉揉毛~那我就用我的小学生文笔描述一下!羡羡刚刚解开绑住宁宁的皮带,和宁宁说了没两句话,身后的病房门就打开了,江总施施然出场,冷冷的瞪着两人

“你混进这里来干什么的——吴侦探,解开我的病人想干什么?”

wwww那个冷静里带着怒气的眼神!!!我好了!!!

371L

我也好了!!!他俩似乎以前就认识呢,不过有人注意背景里宁宁在床上乖巧坐好的样子吗!!!超可爱(*/ω\*)!!!

372L

等等一会再舔等我说完!

吴羡见到医生,啪的一声合上了放粉底(?)的盒子,吊儿郎当的说:“这孩子一大老爷们,我能对他做什么?”

医生嗤笑一声,绕过吴羡走到琼林身边,指着琼林说:“这个病人一天里几乎有二十个小时是无法自主行动的状态,我都没见过他正常说话几次,你又能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

琼林:“医生您好~”

373L

蛤蛤蛤大型打脸现场嘛这不是!

374L

江总一脸懵逼

375L

是江总和羡羡两脸懵逼吧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别拦我我要做沙雕表情包了!

376L

宁宁最后那个有点小心翼翼有有点大概是讨好的表情真是……他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

……

……

……

tbc.


澄宁澄/论坛体/唱见演戏闻所未闻

澄宁论坛体/

明星pa

我流坚强宁注意避雷

欧欧西属于我原著属于秀秀

谢谢

还有……我是一个不会弄格式的乡下人


〖唱见演戏闻所未闻,是导演的扭曲还是编剧的沦丧???〗

我怎么好像在老祖新戏里看见了温宁???他不是唱见吗???也不是科班出身,能接上我们羡羡的戏嘛?怀疑jpg.


1L

wtf???我宁演戏了???哪部剧求告知!

2L

应该是老祖的民国侦探剧《夷陵探案录》才播了五集,全剧应该是24集,宁宁在第五季的预告里有约2.25秒的镜头……楼主放心吧,你上某站搜一下宁宁的MV视频就知道了,演技在线,质量有保障!放心观看!

3L

哇(*°ー°)v惊现疑似资深宁粉,2.25秒是什么鬼啦……

4L

别管了舔就对了!宁宁病号服吼吼看w虽然只有两秒多qwq,还有那个亮晶晶的眼神和嘴角的伤_(´ཀ`」 ∠)__ 我死亡

5L

喂喂正楼了啊!

6L

正楼君已经就位不知道接下来有没有科普君?是路人但看见那个表情也对他有点好奇了

7L

咳咳好吧正楼了!

我来科普

大家可能不太熟悉温宁这个名字,但是如果提鬼将军三个字大家就多少知道一点吧?鬼将军,原名温宁。就像楼主说的,是一名唱见,主要是翻唱,偶尔也做原创歌曲,性格emmm大概软糯中带着坚毅?是个钢牙小白兔了……年龄二十三岁,曾经是国家射击运动员,(ps.据说退役原因是因为刚过十九就180了*)粉宁宁的大家都知道,别看鬼将军进入状态之后雄的一批,可是生活中的宁宁极度腼腆甚至有一点小结巴,至于演技问题请大家不要担心,知道温情吗?奥撕卡影后是他亲姐姐,他在做唱见时就一直在被姐姐亲自教导演技,如今进军演艺圈也并没有靠姐姐的资源,是在试镜中被聂导一眼相中的,具体细节这里不能透露,但是可以说宁宁这娃本来试的并不是现在这个角色……总之敬请期待吧!

8L

聂导: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9L

蛤蛤蛤惊现聂导甩锅三连

10L

只有我关注楼上科普君疑似内部人士吗???

11L楼主

我就是从这跳下去,死外面,也绝不会粉一个演戏的唱见!

吧唧吧唧!真香。

刚去度娘了温宁一下,然后看了他的视频,粉了!可爱想日,谁都别拦我!直播着被粉丝调戏了,红着脸结巴着回复粉丝说“我我我我哪里有很厉害,才才才没有‘’还越说声音越小,太可爱了叭

12L

哎嘿嘿常事了~宁宁特别容易脸红,怎么调戏都特别有趣!

13L

欢迎楼主进入宁粉温暖大家庭

14L

欢迎楼主进入宁粉温暖大家庭+1

15L

欢迎楼主进入宁粉温暖大家庭+10086

16L

啊……喜欢宁宁真的特别舒服,回复每一个粉丝都很认真,唱歌天然撩,还智商在线不成天搞事,真好,真香

17L

宁宁街拍jpg.

是吧,他真好,真香

18L

wdm这是什么天使穿搭!抱图了谢谢楼上!

19L

什么什么???我我我看不了图啊嘤嘤嘤!谁给我描述一下???

20L

宁宁穿着特别简单的白T和黑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外面套了一件宽松的长袖红色格子衬衫,袖子挽上来露出手肘,似乎是正在踮着脚尖给旁边的小孩子够卡在树上的气球,因为抬高手臂的缘故露出一截小腹,隐约可见半边腹肌,阳光正好,似乎有些晃眼,宁宁眯着一只眼睛,大概还在笑着和旁边的小孩说话?

21L

重点是他在给小孩子捡气球吗?不,重点是他别起来的刘海和露出来的额头好吗!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宁的额头!他也太白了八!

22L

噫呜呜噫这是什么阳光少年啊!这也太美好了(*/ω\*)!我一直以为宁宁是忧郁型,没想到阳光起来这么可爱!!!

23L

想要忧郁的?有啊~街角咖啡厅偶遇宁jpg.喝咖啡宁jpg.翻书宁jpg.三连击吼吼吼放完就跑~

24L楼主

呜呜这是什么白衣少年!你们为什么都能偶遇宁宁!新粉爆哭!

25L

等等……你们注意到了没……

26L

看到了,宁宁身后玻璃窗外面的基佬紫身影对宁宁的蜜汁注视???不许看只有我们能看???

27L

这个基佬紫身影怎么似曾相识……

……

……

……

50L楼主

解梅们,第六集出了,我死了

51L

呜呜呜真香!昨天窥屏的时候还在心里觉得宁宁其实可能接不住老祖的戏,我错了,原来唱见真的能演戏!

52L

是什么让我们在这里相见?

53L

是贫穷。

54L楼主

别急别急,毕竟楼主也是临时借朋友的会员看的,同为穷人,让我来给你们描述一哈儿

55L楼主

老祖所扮演的侦探吴羡在之前的剧情中已经隐约推测到凶手是用一个特征和自己相似的精神病人冒名顶替逍遥法外,所以决定暗访被私下里称作乱葬岗的岐山疗养院。装疯卖傻住进去(毕竟是宁粉贴,忘羡社会主义兄弟情暂且忽略)之后被分到了轻度精神疾病患者住的病房(蓝二特地安排的单人病房),选择在黎明之前去寻找资料中的所谓[凶手]所住的特护病房。

56L楼主

侦探吴羡用准备好的发卡撬开对他来说并不算结实的门锁,悄悄走到了病床前。

就对上了一双晶亮的眼睛。

清秀的青年人身上穿着厚重的白色拘束衣,皮带将他的四肢牢牢固定在床上。他微微歪头看着他,过长的刘海柔顺的垂着,月光从并未拉上窗帘的窗子里洒进来,照着他的脸半明半暗,显得他愈发理智,没有丝毫病态,这时吴羡心道:如果有人说这个人是精神疾病患者,我是一定不会信的。

57L楼主

然后吴羡就真的问了:“夷陵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谁,你知道吗?”

青年答:“他们说我有病,我的精神有问题,我总是看见有人想要拉着我从高处跳下去……可能那里就有你想找的人?”

吴羡问:“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青年露出一个苍白但冷静的笑容“是的,您可能不记得了,幼年时您在一条小巷子里见过我……啊,抱歉,我叫琼林,王京琼,双木林。”

……

……

tbc.


*射击运动员男子身高173~176cm


【灰玛瑙】
坚硬、温润

假装是个宝石设宁,没戳完,其他的不一定有,因为用手指头戳太累了……

(妈鸭刚发了下居然不小心在宁宁衣服上点了个点儿……)

啊……总之就是之前涂了没发的澄宁明星pa,画风我自己都丑拒轻喷哎嘿嘿,想写问然而难产emmm……

祥林嫂jpg./不知道有没有人写了

“我真傻,真的,”傅蓉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接着说。“我单知道青仔在村里的时候姑娘们在大城市里没有青吸,会到村里来;我不知道在贴吧上发过了青仔的靓照后也会有。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拿小篮,叫我们的阿青蹲在地里拔萝卜去。他是很听话的,我的话句句听;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后劈柴,掏米,米下了锅,要炒萝卜。我叫阿青,没有应,出去门口看,只见土河车撒得一地,没有我们的阿青了。他是不到别家去玩的;马村长处去一问,果然没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寻。直到下半天,寻来寻去寻到王道长门前,看见门把手上桂着一件他的衬衫。大家都说,糟了,怕是遭了王也了。再进去;他果然躺在王也床上,肾里那点东西估计都交代了,一屋子的味道,手上还紧紧的捏着那只小篮呢。……” 她接着只是呜咽,说不出成句的话来……

有花堪折直须折(不要脸回来填坑,死猪不怕开水烫)

【澄宁澄,原因是我写着写着发现宁宁好攻……不怪我,怪世界对他们太不好了!】
〈柒〉
  温大夫终于等到了自己的茶,道了声多谢便接过用指尖捏着,吹了吹啜一口,满足的眯眼,好像方才讲故事情绪激动的人不是他一般,迅速从愤懑的心绪里脱出身来,徒留阿苑为故事里的温宁不平半晌。
  温大夫有自己的节奏,所以他停下来,等待阿苑情绪平复。
  其实温大夫如今再仔细回忆起来那段往事,除了温晁的部分能让他客观的评价几句,当初经历时的那些刻骨铭心的痛,如今也只是些可以当故事来讲的不算太有趣的回忆了。
  所以他接着讲下去,讲到阿苑不耐烦听他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为止就是。
  温晁早就觉得温宁无趣,唯唯诺诺的一点意思也没有,挑不出毛病来就没得看他明明不满、气愤、恨不能杀了他却又无能为力的表情……啧啧啧,没意思!
  所以温晁又重新掂起了那一帘银针,丢给身后的侍卫:“这个有点意思,回去能扎着玩——就赠与本公子吧。”
  其实这种精致的银针温宁还有很多,虽然肉疼,但是温晁完全不识货,还当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温宁抿嘴,低头掩盖了表情拱手称是。
  女人一瞧温晁没乐子可看,马上不乐意了,捏起甜到发腻的嗓音抱着温晁的手臂撒娇:“温公子~人家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寒酸的地方嘛~空气里都是苦药味儿这么难闻,人家的皮肤都变干了~”
  什么苦药味这明明是药香啊……温宁忍不住走神了,在心里为自己的药辩解。
  “这还不容易?”
  温宁听到温晁这样说。
  温宁看到温晁挥了挥手。
  几个侍卫立刻会意,一人抽两个装满药草的木匣就往外倒。
  温宁扑上去阻止,然后被推到在地,再扑上去,第二次那个聒噪的女人立即给了他一巴掌:“温公子可是为了你好帮你清新空气,你可别不知好歹!”
  温宁捂着脸张口结舌的样子特别傻,可是他弄不明白为什么温晁莫名其妙的就发难,而倒掉珍贵的草药会是帮他。
  他似乎隐约感觉到,一味的退让并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他别无他法,控制不了自己想后退的脚和结巴的舌头。
  温宁,犹如戏园子里做出夸张动作,引人发笑的丑角儿。
  温晁看见这表情就顺气,终于放过温宁,把医馆后堂的门一扇一扇推开看,最后相中了温宁和江澄一起睡了月余的床榻,搂着女人细腰进去,几个侍卫拿了温晁的赏钱,自己去找了住处,温宁坐在前堂的椅子上,不知所措的抓头。
  温大夫理了理思路,突然觉得自己给阿苑讲这些东西充斥着无病呻吟的味道——都过去了,为什么还在执着呢?

炫耀
阿漏脑丝的吧唧到了——
快活——
癫狂——

临摹,温宁特别好

有花堪折直须折

〈陆〉
  温大夫讲故事不太喜欢提温宁受的苦,阿苑明白,温大夫认为自己受了什么苦都不值一提,将自己放的低的不能再低,但温家人虐打温宁的部分虽然省略了,阿苑也能大概想象一下那到底有多恐怖。
  “哼!那温晁当真可恶!”少年深深皱眉,直想将那温晁从故事里扯出来给撕碎了,只可惜不行,愤愤跺了跺脚。
  温大夫只摇头,从嗓子里叹出一声过去了。
  后屋突然传出一声尖鸣,是阿苑新烧的水开了。他连忙奔过去提,帮温大夫倒掉茶渣,重新沏了茶。
  温大夫就接着讲。
  温宁自然没对江澄说温晁如何,只说这人人品不大好,且是温若寒亲子,深受温若寒喜爱。
  江澄恨透了温若寒占据江家不放,还软禁了自己家人,听说温晁要来,恨不得找把刀立即将人砍作八段又八段,说什么也不肯躲一躲,非要会一会。温宁慌了神,左劝右劝,费尽了口舌,好不容易纠正的结巴毛病又犯,憋的连连抹泪才治住了炸毛鸡似的江澄,将他安置在隐蔽的地窖中,放下心来等那瘟神过来。
  说曹操曹操到,次日日上三竿,恰逢温宁正给个得了风寒的小女娃诊脉,孩子见了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吓得又哭又叫,一个女人打斜插过来便狠狠掐了孩子一下,骂道:“小畜牲你哭什么哭!温公子温万金之躯,来这破地方本就屈尊降贵,你还扫兴!吵死了!”
    温宁被这女人吼的一激灵,连忙把孩子抢回来递给人家大人,孩子的娘接过孩子捂着孩子的嘴就往外跑,索性被护卫团团围住的青年理也没理娘俩,过去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笑道:“还是你向着我!”
  这油头粉面的青年自然就是温晁了。
  温宁站起身来弯腰施礼,顺从而漠然的模样连自己都厌弃。
  温晁很是受用温宁的顺从,从小到大,就数这个低贱的外系最好欺负也最听话好用,他打量了几眼除了药柜和吧台就只剩几把椅子的医馆,把目光放在了温宁卷在桌子上的银针上。
  “这是何物?”他随手拿起那卷东西,打开了看,明晃晃一帘精致的银针,除了极细没什么好看,不由嫌弃的啧了几声,将银针丢在桌上:“听说你小子医术不错,能给人看病?”
  “琼林愚钝,顶多诊诊风寒。”温宁低头瞅自己的鞋面,艰难维持着恭敬的态度。

【有花堪折直须折】

失踪人口偷偷跑出来接着更/
顶锅盖跑/

〈伍〉

   “出了什么事!?难道是……我听说二十年前,岐山温氏有个温……兆?还是什么来的,带着一大帮人去江家挑事儿,还把江家好些子弟带走了……”
   温大夫微微颔首,抿了一口冷茶:“叫温晁,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苑大惊,这还是他头一回看到一向温和有礼的小叔叔用如此憎恶的语气去评论谁——连忙央温大夫接着说。
   温大夫喝干净了杯里最后一滴茶水,将白瓷杯顿在桌上,还怕它被自己碰掉了,末了轻轻往里推了推,长舒一口气,压下时隔多年再次冒出头来的怒火。
   江澄终究还是在医馆住下了,白天出去跑跑以前的旧相识,夜里就在温宁房里睡,有时候带着伤,温宁就一声不吭的帮他包扎,七天后给温情寄出的信有了回音,第一张纸说温家家主温若寒把江家家主江枫眠扣在温家,封锁了江家在人家家里肆意妄为,东翻西找的不知道作什么妖。
   第二张纸说,温若寒的小儿子温晁,就是那个不学无术的烦人精二世祖,最近蹬鼻子上脸的要来医馆“视察”,还带着他的某个女人。
   他想起自己十二岁那年,被温晁差人叫去煎药,问是为什么也不答,只一个劲的推搡他,他无法,只得听话去煎了,没想到第二天就被人不由分说拖到温家刑堂打个半死,掀掉了脚上的指甲,还丢进牢里。
   给温情带出来的时候,温宁几乎不成人形。
   这也不过才过了三天罢了。
   而原因是,温晁不想让某个女人怀上自己的种,又不想自己动手怕温若寒责怪,这才害温宁被治罪。为什么选温宁呢?因为温宁心善,肠子软,不会申冤。
   几年过去了,只要想起来那三天,温宁还是脊背发麻。
   叹了口气,心道江澄是一定不能被温晁发现的。
   温晁自视甚高,除了温若寒,谁都不怎么放在眼里,风流成性,俗不可耐又愚不可及。
   温宁这辈子短短十六年,就烦这么一个人。
   他叹了口气,偷偷整理医馆用来存放湿冷药材的地窖,打算把江澄藏在身边,以免被温晁带来的人搜到。
   江澄听闻自然大奇,温宁信他,也不藏着掖着,将温情告知自己的诸多事宜和盘托出。



小剧场:
兔叽宁:阿澄吖!阿宁要亲亲要抱抱吖~可以吗?
狐狸澄:瞅瞅没人于是抱住猛亲——
猫咪羡:妈的死给!二哥哥他们欺负羡羡!羡羡也要亲亲要抱抱!
白虎湛:天天。
 

想看前文戳tag